阅读下面的文字,完成下列小题。弄堂里的白马王安忆①弄堂里时常光顾一匹白马。要知道,这是在弄堂,都是街道和房屋,还有熙来攘往的人和车,一匹白马,终究有些神奇。②不

阅读下面的文字,完成下列小题。

弄堂里的白马

王安忆

①弄堂里时常光顾一匹白马。要知道,这是在弄堂,都是街道和房屋,还有熙来攘往的人和车,一匹白马,终究有些神奇。

②不定什么时候,先是传来叮叮的铃声——那是它的主人,一个脸色严峻的 北路人,拴在它脖子上的铃铛响,然后,就听见得得的马蹄铁敲在水门汀地面上,很清脆地过来了。白马徐徐走来,每到一扇门前,就停下来。它的主人并不吆喝,只站着。白马呢,也站着。它的鬃发在前额上剪齐成刘海,加上脖子上的铃铛,使它显得很稚气,像一个小姑娘。这一主一仆静静站立着,等待门里的人家决定要不要买一碗马奶尝尝。他们等一时,并没有什么动静,就再向前走。倘若有人从门里出来,买一碗马奶——这样的情形,概率大约是二十分之一,于是,北路人就从肩上卸下一个马扎,开始挤奶。淡黄色的奶汁,极细弱地,嗞嗞洒在买主的白瓷碗里,渐渐积起一层,又渐渐平了碗沿。然后,起身收了马扎,继续走去。

③关于这匹白马的身世,有各种各样的传说,最远可推至嘉靖年。其时,上海是县治,荒僻得很。一日,城下忽冒出几千倭寇,只见一骑白马,遥遥领先,犹如刀锋切入守城之阵,所到之处,血溅路开。千钧一发,海防兵陈瑞挥刀迎向马首,刀起头落,落的是一颗人头,白马早已偏过,绕陈瑞而去。敌寇大骇,掉头遁走,只是那一匹白马,神龙见首不见尾,再无踪影可寻。人们说,那白马当年从东门进城,从此就在沿江一带活动和繁衍,日月变迁,那卖乳的白马许就是它的后裔,因这弄堂正巧在旧城东门附近。那牵马人又是谁?是当年收留它的恩主的后人。按此说法,应是本地人才对,却为何是异乡客?对这样的疑问,也有解释。从宋元开始,吴淞江下游就有支流从城边经过,江上往来商船无数,江岸则成繁闹集市,人和物在此交流集散,有过往的,亦有滞留的,于是,东西南北中,五方杂居。这么说,这白马就是日本的白马了,说不定还是名骏之后。

④到了道光年间,这一回,来的是英国人,浩浩荡荡逼北门而来。到达门前,无甚动静,推门,门不动,叫人,人不应,命一名小兵爬上城墙,打开城门。马载着炮,载着人,从卵石路上碾过,马首几乎与黑色的瓦檐平齐,真是傲慢啊!此时上海还是个蛮荒地方,贼盗遍野,不晓得有多少盗马贼的眼睛盯着呢!就不相信它们一个不少全回去老家。那么,这匹母马,和它们会不会有什么亲缘?

⑤据称,张謇在苏北开创通海垦牧公司,其中当有马场。是从北地引进的蒙古马,体质结实,肌腱发达。后来垦牧公司倒闭,牛马四散。想必会有随马迁徙来的蒙古人,留下几匹性子熟悉的种马,仗着几代养马的秘籍,开个小小的种马场。但是,这一番小小的雄心不过是将张謇的失败重演一遍。蒙古马难以适应南方温湿的气候,马草又不对胃口,病的病,跑的跑,最后剩下一匹白马,随主人沿途卖乳,终来到上海。经过数次交配,早已血缘错综,变了脾性,服了水土。这白马其实是一匹杂种马了。

⑥也不排除,它来自赛马总会。这就来到了十九世纪中期。赛马总会的马都是有谱系的,有名有姓,而且受过教育。这实在太绮靡了,声色犬马里的“马”字就是指的它。几乎一夜之间,海上升明月,这城市成了远东的巴黎。犹如一个梦,梦里的人都是忘了时间的,一百年就像一瞬间,忽然梦醒,却换了人间。新生的政权彻底取缔赛马,收回跑马场的土地,这些马里面的纨绔,在接踵而至的柴米生涯里,以什么为生计呢?要这么想,这匹白马就是落魄的。大约身处历史的局部,并不自知,所以仿佛没什么怨艾,安详地挨家挨户走过,出卖它的乳。

⑦在上等马之下,这城市还有过许多苦作的马,拉人,拉货,吃主子的鞭子……哪一个是白马的先人呢?

⑧你也许看见过白马的眼泪,一大颗一大颗地落地,噼啪作响。有时是北路人的粗手挤裂了奶头,有时是脱落了马蹄铁,肉掌里扎进碎砖烂瓦和铁钉子。它挺遭罪的,可都忍下了。有善心的女人,摸着白马的脖子说:下一世投胎个人吧!可做人又怎么样,也没见北路人笑过。这人和马之间,看起来是冷淡的,也许却是至深也不定,因为都是同样的孤寂,是命运的同道。

⑨偶尔的,千年难得,北路人发出“喔唏”一声,白马忽然迈开步子小跑起来,铃铛和马蹄声快了节奏,清冷地响起在弄堂里。马尾巴蓬松着,一扬起一伏下。腰和臀凸凹着,有一点妩媚,又有一点风骚。随了又一声“喔唏”,白马停下来,回到原先的步态,四周复又沉寂了。这时候,弄堂里无人,北路人和白马也是因为无人,以为是他们的世界,才放纵了一下,其实呢,一扇后门里,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呢!

⑩这小孩子一直羞惭他不能得大人允许,买一碗马奶。他一个人躲在门后,西斜的太阳照在弄堂里,黄澄澄的光里面,没想到,窥见了这一幕,北路人和白马竟是活泼泼的。这一募,稍纵即逝,简直惊艳。他们安静下来铃铛和马蹄又恢复原先的节奏。小孩子悄悄掩门而出,人在前,马在后,小孩子在最后。小孩子等待白马回一回头,可是没有,白马和北路人一直向前,走过一扇破烂的木门,有那么一瞬,镶在一块光里,然后,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(选自《收获》2007年第5期,有删改)

【小题1】文中画横线的句子节奏舒缓,表现力强,请作赏析。
【小题2】你从第⑨段北路人和白马的状态读出了怎样的意蕴?
【小题3】本文题为“弄堂里的白马”,试分析白马在全文中的作用。”
【小题4】如何理解文末“小孩子”出场的安排?
其他当代作家鉴赏作品的文学形象,领悟作品的艺术魅力体会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,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抒情性散文 【推荐1】阅读材料,完成下面小题。

这几年,实体书店之所以能在大城市出现回暖迹象,主要原因是同样受到网购冲击的大型商场,需要一些格调高雅的书店装饰门面,吸引顾客驻留,为商场吸引人流。书店因此获得了“被利用”的价值,商场愿意以低租金甚至免租金的方式,吸引书店入驻。这些书店承担着卖书之外的角色,所以装修一般都非常豪华,“长得”不太像传统书店,而更像一个以书为背景的休闲场所,卖咖啡、搞活动的收入也超过卖书的收入。

但是,书店长得这样“时尚且美丽”,就一定是坏事吗?这样的书店就是在杀死书吗?人总容易念旧,觉得跟传统书店不一样的就是不好。这可以理解,但并不见得对。书店能有个租金便宜的地方可以开,爱书的人能有这样的书店可以逛,总归是好的。人们之所以惊呼“时尚且美丽的书店正在杀死书”,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,这样的书店只是“被利用”,是一桩精明的生意,不再有爱书的店主和爱书的顾客。

可问题是,传统书店同样是一桩生意,开书店本来就是商业行为,无论是过去卖书赚钱,还是现在靠卖咖啡钱,只是经营策略不同。确实,书店能够复活,是因为商场觉得它有“被利用”的价值。可是,很多东西都这样,正是因为让人觉得“有用”,才有存在的价值。

我们喜欢“被利用”来做好事,害怕“被利用”来做坏事,但真正可怕的,是没有“被利用”的价值,你存在着,仿佛根本就不存在。书店从“被利用”中复活,读者从“被利用”中有个舒适的充满书香的去处,这些都是好事。

(节选自舒圣祥《“时尚”书店正在杀死书?》,有删改)

【小题1】根据材料,概括实体书店整体走下坡路的原因。
【小题2】商场中的书店有哪些不同于传统书店的地方?
【小题3】概括作者对“时尚”书店的看法。

【知识点】 其他当代作家 解读 新闻(新闻、通讯、访谈) 解读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标签:[db:tag]

上一篇:阅读下面这首古诗,完成下列小题。忆幼子①杜甫骥子春犹隔,莺歌暖正繁。别离惊节换,聪慧与谁论。涧水空山道,柴门老树村。忆渠愁只睡,炙背俯晴轩。[注]①作于公元75

下一篇:阅读下面这幅出自《“思想文化大数据实验室”2019城市阅读报告》的柱状图,完成小题。(1)为上图拟一个合适的标题。不超过120字。(2)根据图示,人们普遍喜爱读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